健保成了公厕卫生纸
2020-11-18 15: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台湾健保(即医保)于20年前仓促上路,20年后的今天,健保民调满意度高达85%,被当局视为“台湾之光”。但展望将来,健保带给台湾民众就医便利的同时,也面临给付分配不公、新药给付困难以及无效医疗造成浪费等难题。一些舆论直言,台湾健保是在“苟延残喘”。

台湾健保面临的另一大挑战就是老龄化问题。《经济日报》26日称,台湾目前每年出生人口约14万,去世人口约20万,最快2019年前人口增长可能停滞,甚至10年内就可能呈现负增长。换言之,5年内健保支出可能突破5600亿元,届时安全准备金告急,健保财务将陷入危机。催生健保制度的前“卫生署长”杨志良也悲观地表示,健保恐怕敌不过台湾人口老化,“不要说未来20年,(撑过)未来10年都很难”,因此应开始思考增加保费问题。据了解,健保实施20年来,共历经四次财务危机,却只调涨过两次保费,而且到2017年年底都不会涨保费。“民间监督健保联盟”发言人滕西华说,“健保一定有下个20年,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

台湾全民健保于1995年3月1日开办,今年步入20周年。据台湾《联合报》26日报道,“卫生福利部部长”蒋丙煌25日在感恩茶会上,直夸健保是“全民之福”,称每有天灾地变或疫情时,健保都能确保患者就医无碍,而且弱势族群不至于因付不起医疗费用而延误就医,尤其健保以低保费、低行政成本照顾全民健康,吸引许多海外学者及媒体争相取经。健保开办前,全台半数民众没有医疗保障,如今健保纳保人数几乎涵盖全台;医疗院所从14500家增加到两万多家,比便利商店还多。健保的满意度也高达85%,几乎是全台湾评价最高的公共政策。71岁的林雪莲是乳癌患者,在还没有健保之前,她每次住院都要付好几千元(新台币,下同)的保证金,对经济状况不好的她来说是很大的负担,现在几百元就能看病。

不过,台湾健保存在巨大隐患。自1995年第一代健保开始,到2012年以前几乎连年亏损,平均每年支出增加超过200亿元。今年岛内健保总额直逼6000亿元大关,其中1/4是药费,重复就医的现象严重。《远见》杂志的调查显示,健保最需要改革的项目前三名分别是提高自付比率项目与自付金额、保大病不保小病以及“以个人医疗账户设定上限”。《联合报》称,台湾人一年平均看病次数约15次,足足是欧美人的两三倍,“就医方便的背后也有医疗资源浪费的疑虑”。不少医护人员直言,健保的成就建立在他们的血汗上。一名资深肿瘤科医生说,医疗科技进步,看诊需要考虑的复杂度提升,医生付出的时间和心力是过去的两倍,不但没有相应报酬,看诊反而更战战兢兢,生怕引起纠纷。台大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施景中说,健保刚实施时,前“卫生署长”杨志良曾表示健保因政治因素仓促上路,以后会逐年调整保费,但每次讨论保费都遇到选举,调升幅度很小,医生做得多了,却并没有得到相应报酬。新光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张志华直言,健保开办时,的确使弱势、不敢看病的民众可以放心看病,创造各地称羡的“台湾奇迹”,但时间久了开始出现“道德并发症”,包括浪费健保资源、逛医院等,“健保成了公厕卫生纸,立意良善却不被珍惜”。《远见》调查显示,近92%的医疗人员对未来悲观,超过半数想出走。

面对压力,“卫福部”25日宣布开始起草第三代健保规划。《经济日报》建议,应认真审视老龄化来临的“差异化医疗”,简单说就是“大病上大医院、小病上诊所”,上大医院的收费必须提高,且部分药价自行负担,如此才能让重症病人有足够的医疗人力服务。还有舆论建议,应该按照家户总所得依法扣费,即有多少收入就按比例缴纳保费,否则健保财务根本撑不下去。不过,该项建议此前曾引发歧视单身群体的争议。【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白晓雯】

(责任编辑:石兰兰)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lsdyp.cn千百万娱乐平台登录、众乐游棋牌、澳门24小时网址、澳客足球彩票、高频彩娱乐平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