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没回家
2020-06-17 05:5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朱爱民称,卷宗中包括公安机关的询问和报案笔录,以及受害人康某的家属证言,内容是“对康某当时穿的是什么衣服,什么时候没回家,他们怎么着急等”作出的询问。

“这次我们依然没有看到实物,看到的只是衬衫照片的原件,上面显示衬衫是短袖的。”朱爱民说。

6月25日的庭审中,检方出示的唯一物证是案发时缠在康某脖子上的短袖衬衫。而聂树斌的母亲称当年警方出示的是长袖。

“没有聂母作证也没关系,下次开庭时,我们会就检方提出来的这一新物证进行辩论。”朱爱民告诉记者,法官曾经跟他商议过下次开庭时间,初步定为7月10日。

朱爱民律师透露,法院提供了聂树斌案一份厚厚的卷宗,“一共有130多页,但我们只被允许看了25日庭审中检方当庭出示的一些证据材料的案卷,并将这些案卷复印,复印了26页”。

但是法官回复朱爱民,由于张焕枝在25日开庭时已经进庭旁听,因此按照刑诉法规定,张焕枝不可能再出庭当证人。

昨天下午,王书金案的两位代理律师朱爱民及彭思源在河北省高院查阅聂树斌案卷,“主要是针对检方25日开庭时提交的部分卷宗证据”。

在6月25日的庭审中,检方出示这份证据时,并没有案发现场方位图,也是被人质疑证据缺失的主要一点。朱爱民介绍,这次在案卷中他们看到了方位图的原件,并且复印出来。

对此,朱爱民称曾经向法官提出,在下次开庭时,希望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出庭作证,“她是当年被警方询问过的,而且被要求指认花衬衫,她的质疑有可能排除检方的这个物证。”

本报讯 河北“一案两凶”案有新进展。今天上午,王书金代理律师称提出要求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在下次开庭时作证,未获法官批准。

“我们这次看到的就是原件,但因为时间较紧,还没有做比对。”朱爱民说,“虽然法官拿了一本卷宗给我们,但看到的案卷只是检方出示的上述证据,其他的我们只是接触到了,并未被允许查阅。”

“再开庭前可能还会去见一下王书金,真正的辩论大战是在下次庭审。”朱爱民说。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lsdyp.cn菏泽滓澜市场营销有限公司 - www.dlsdyp.cn版权所有